黨員咨詢服務電話:0577-12371   組織系統舉報電話:0577-12380
今天是:

您當前的位置 : 溫州黨建   ->   縣(市、區)動態   ->   龍港   ->  正文
龍港 | 撤鎮設市頭一年的成長與探索
來源:溫州組工 日期:2020-09-27 15:52:00 字體:

  去年9月25日,溫州龍港率先在國內探索撤鎮設市,龍港市成為全國最年輕的城市。即將迎來1周歲“生日”,撤鎮設市頭一年的龍港交出了一份怎樣的答卷,又有哪些探索?

  經濟發展、基層治理……龍港交出這樣的“成績單”

  今年上半年,地區生產總值138.1億元,同比增長1.9%,財政總收入14.4億元,一般公共預算收入9.5億元……這是龍港撤鎮設市后交出的成績單。

  龍港市委書記鄭建忠告訴記者,撤鎮設市以來,龍港加快新舊動能轉換,全面實施制造業“三百三新”計劃和民營企業“龍騰計劃”,打造印刷包裝、新型材料、綠色紡織等三大百億級產業集群,著力培育新能源裝備、醫藥衛生材料、通用機械等三大重點新興產業,形成了具有龍港特色的產業集群。

  以“最多跑一次”改革為引領,龍港建立以“市管社區、分片服務、智能高效”為核心的運行機制,統籌推進城鄉一體化、全域市民化,在有序引導城鄉人口、優化產業布局、提升資源效率等方面做出有效探索。“應該說,龍港推行農村社區化,不是傳統意義上的‘撤村改居’,也不是簡單的‘行政區域調整’,而是搭建基層治理新架構、探索基層治理的新體制。”鄭建忠說。

  今年3月底,龍港僅用26天就完成了全域“村改社區”,73個村全部改為72個城市社區。而打破城鄉二元結構,農民“就地市民化”則是龍港“村改社區”最深刻的內涵體現。

  如今,農民在養老、教育、醫療和就業等公共服務方面待遇更均等,社區服務形成了“15分鐘便民服務圈”。通過農村社區化改革,社區自治功能進一步強化,形成了黨組織、居委會、社會組織、小區業委會、物業企業、轄區單位、居民群眾等各類主體協商互動的自治體系。

  探索新型城鎮化綜合改革,“龍港經驗”有哪些?

  龍港在新型城鎮化綜合改革中形成了哪些經驗?面對記者提問,溫州市發改委副主任邵為平向記者一一道來。

  “龍港改革具有‘大部制、扁平化、低成本、高效率’特色,初步構建了簡約、高效的基層治理體系。” 邵為平介紹道,“大部制”是龍港新型設市模式的主要特色亮點,實行“一枚印章管審批”“一張清單轉職能”等改革,“比如在企業審批上,一般企業投資項目審批‘最多40天’、投資低風險小項目審批‘最多16天’,比原來減少一半時間。”

  著力破解“人少事多”困境,打造“小政府、大服務”的高效運轉模式,對于撤鎮設市剛“成家”的龍港而言,算好城市經營賬至關重要。

  鄭建忠介紹,通過實施市直管社區,精簡人員編制和中間環節,龍港各項行政開支大幅減少,有效節約了管理費用。

  “撤鎮設市后,我們仍然利用老樓辦公,節約資金全部用于民生事業,一些基礎設施實現蒼南、龍港兩地共用共享。”鄭建忠介紹,“目前,龍港市的行政事業人員編制核定1640人,僅為其它同等規?h市的五分之二。”

  不僅如此,通過“大部制”改革,龍港市政府組成部門壓縮到9個,通過打通職能相近部門,實行塊狀管理模式,對內采取科室協同,對外積極發展社會組織參與公共服務,致力于打造精簡高效型政府,有效提升了行政效能。

  雖然部門少了,但職能更清晰,服務能更精準。“比如我們組建自然資源與規劃建設局,職能覆蓋項目規劃建設、要素保障全流程,通過率全省之先開展‘五多合一’改革,做到前端一窗受理,后臺業務協同,審批事項從原來的10項壓縮為4項,辦理工作日從64個壓縮為38個。” 鄭建忠介紹道,而“扁平化”架構則取消了鄉鎮層級,實行市直管社區,擴大了管理幅度,縮短了管理鏈條。

  成長與挑戰并行,“摸著石頭過河”的龍港這樣做

  被稱為“中國第一座農民城”,在龍港,農民自費造城,村民自治具有較強自發性,而從“農民城”到“鎮改市”,城市社區自治則需要組織性。要推進龍港市深化新型城鎮化綜合改革,首先就要優化基層治理理念,這便要求龍港干部群眾深刻理解“村”和“社區”治理方式的區別。

  “半年來,龍港精準把握‘推動社會治理和服務中心向基層下移’的治理理念,改變傳統意義上對基層社會治理的理解和認識。”鄭建忠說,龍港市的“全域社區化”,就是推進城鄉統籌、加速農村向城市融合的創新途徑,實現了“政”“經”在基層組織的徹底分離。

  “大部制”改革作為龍港新型城鎮化改革的核心內容之一,龍港只有15個黨政機構、1個群團工作部和6個事業單位,黨政機構數量和人員只有同類縣市區的40%,對龍港來講,最具挑戰的便是如何將大部制“一對多”劣勢轉變為“多合一”的優勢,破解“人少事多”困境。

  依托發達的民營經濟,利用數量多、種類全、功能齊的社會組織,龍港梳理一批成熟事項,確保職能部門“轉得出”;加強培訓指導力度,確保社會組織“接得住”;強化事中事后監管,確保具體事項“管得好”;按照“政府可轉移、社會力量可承接”的原則,探索多元化公共服務供給模式,將政府職能轉移給行業協會、社會組織等社會力量。

  “鎮改市”之前,龍港還“欠”下了許多賬:十幾年久拖未決的文衛路拓寬工程,5年多過去還未能貫通的三條新老城道路,世紀大道兩側阻力重重的城中村清零……龍港市市長何宗靜告訴記者,眼下通過扁平化管理,龍港沒有了鄉鎮層級,市領導“一套班子”管社區,沉下身子接地氣,打通服務群眾“最后一米”,“上述遺留問題,現在由四名市領導領銜掛帥,帶領社區干部攻堅解決。”何宗靜說,“從最硬的骨頭啃起,對準歷史遺留的難點、群眾關心的熱點、城市發展的重點,龍港還在積極推動宅基地(農房)市域流轉的改革試點。”

  不僅如此,龍港從最弱的短板補起,加快實施重大項目100個,全面啟動公共服務中心、龍湖公園、新人民醫院等龍港設市十大標志性項目。并從最基礎的環境抓起,大力推進全域環境改造,持續加強城市精細管理,加大市區道路交通秩序嚴管整治力度,全面啟動片區“9+3”街區綜合整治等城市提升工程,城市面貌得到有效改善。

  “龍港撤鎮設市在理順體制關系、提升行政效能、釋放發展活力、促進區域協調發展等領域具有較好的示范意義和典型性。”相關專家指出,但基于我國特大鎮的不同成長模式,龍港撤鎮設市的模式則不能被籠統地套用。

  在鄭建忠看來,沒有現成可借鑒模式,“摸著石頭過河”的龍港,在這場國家新型城鎮化綜合改革中僅是起步開頭,后續還需進一步探路深化。

  未來怎么做?“我們將全力做好龍港撤鎮設市改革‘后半篇文章’,再領改革創新之先、再鼓爭先創優之勁,加快干成一批獨特性成績、引領性改革、標志性成果,在‘重要窗口’建設中展示龍港風采。”鄭建忠的語氣堅定,底氣也很足。

(*^▽^*)MG花花公子技巧介绍 最正规的手机棋牌游戏 广东快乐十分预测杀号 上海快3遗漏图表 广东麻将中马口诀 体育彩票网站 波克哈尔滨麻将 独行侠vs马刺 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图谜牛彩网 黑龙江十一选五直播 香港6合宝典资料2020年 河南福彩快三玩法介绍 捕鱼达人之深海狩猎 极速时时彩组6在线计划 贵州十一选五公式 四肖三期必出一管家婆 36棋牌游戏中心官方下载